云门新闻

故事:彩礼vs陪嫁

2019-10-16 22:17:19 来源:云门新闻

每天读一些故事应用作者:田Xi

经过多年的努力和积蓄,廖晶晶回到家乡,和男友张继一起开了两家中型超市。

就在早上检查完所有的存货后,晶晶和她的未婚夫张继去售房中心为他们将要买的房子付款。几天前,她付了定金,并同意今天全额付清。

廖晶晶和她的未婚夫张继是同一个村子的同学。他们已经一起创业将近五年了。两个人相爱的时间几乎是三年。廖晶晶怀孕后,她的男朋友张继看中了一栋被转让的豪华房子,并与她讨论了购买婚房的事宜。当她喝醉了,搬家时,会给她一个婚宴。

没有彩礼或嫁妆。没什么大不了的。这是一场盛大的婚礼。为此,廖晶晶的母亲和嫂子非常气愤,劝廖晶晶不要听。她觉得自己的女儿在结婚前受丈夫家人的支配,说张氏家族不诚实,不讲任何礼节。

张继的母亲非常满意。万一彩礼送来了,嫁妆不如彩礼多,这不是损失!此外,廖晶晶还有一个生病的父亲,他烧钱。在过去的一年里,我担心晶晶把她的大部分钱花在她父亲的医疗费上。

张继的母亲说,我的家人不希望看到你的嫁妆,你的家人也不希望看到我的彩礼。

张继的母亲敢于这样说。她已经知道廖晶晶怀了张继的孩子。如果她不嫁给她的家人张继,她还能嫁给谁?女人的家庭总是需要一些面子。

她一上车,廖晶晶的妈妈就打电话来,说她刚去镇上晶晶姐姐家接晶晶的爸爸。

她父亲的病又发生了。镇上的医生说最好去省里的一家大医院做手术。越快越好。但是现在这个家庭负担不起这么多钱。她的父亲患有多种疾病,如肝硬化、肾炎、肾结石等。有些疾病可能已经变成癌症。最好早点去大医院检查。

之前,她的哥哥廖波和弟弟廖涛送她父亲到镇上打针。他们把他留在他姐姐家,然后走了。他们说姐姐的房子在医院附近,病人在附近接受了治疗。医生的钱不会落下。她的姐姐有两个问题,一个是她的父亲,另一个是她的丈夫和公公婆婆。

我的兄弟廖明仍然希望他的姐夫会花钱为他的父亲服务,这样他的两个兄弟就能被释放。

晶晶的姐夫仍然支付了一部分住院费用,但是他不愿意为他的岳父服务,他的岳父已经对晶晶的妹妹吐了几天脸。他也无视他的岳父,偶尔会丢下锅碗瓢盆。

当她母亲去接她父亲时,她姐夫的父母含蓄地说,他们的儿子不高兴,因为他担心他的岳父会死在他的房子里,他运气不好,不得不花钱安葬。此外,他的岳父并不是没有一个儿子可以老死。

老实说,晶晶的姐夫作为女婿已经为他岳父的家庭做了足够多的事情。我妹妹经常称赞她丈夫对父母的孝心。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廖晶晶支付了80%的医疗费用,她的未婚夫张继也捐了一部分。百分之十来自她的姐夫;其余的是娘的一部分,廖波兄弟的一部分,廖涛兄弟的一部分。

晶晶和她的姐姐估计她父亲在这段时间里花费的医疗费用并不多。其中至少有三分之一落入了她的大哥廖波的手中。他问他是承认还是吐出来。

廖晶晶对张继说:“今天我不会先付房子的钱。我想先回我的家乡看看我的父亲。”

张继长叹一声,同意了。

廖晶晶跑回家,看着父亲痛苦地蜷缩在床上,又黑又瘦又老。娘正在喂他一小勺粥,而爸爸低着头,艰难地把食物吞下嘴里。晶晶不禁感到难过。

哥哥、嫂子和嫂子在廖晶晶身边抱怨,说他们照顾父亲有多难,他们欠他多少债。她的姐夫也在附近获得了荣誉。他花了很多钱治疗她的父亲。

晶晶站起来说:“什么也别说。我什么都知道。我将承担我父亲的所有医疗费用。”明天你们谁会陪我去省城?"

廖波知道如果他跟着晶晶,他就拿不到任何钱。可能是因为他照顾老人。他的姐姐是一个人。现在她要嫁给一个守财奴的家庭。她仍然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被别人影响的。

他连忙说:“我这个月没空,让廖涛跟你一起去吧。”

廖涛连忙摇头,说道:“过去一年来,我一直在请假陪父亲去看医生。这一次,领导不允许我。”

她的母亲也同意廖涛应该跟着她,并说:“她和你的二姐一起照顾你的父亲不方便。”

“都说了,请假不好……”

“你舍不得你的游戏!”廖涛的媳妇美蓉笑了笑,翻着丈夫的耳朵跟他们说话。

廖涛喊道,“好痛。”

“那你走吧,我会帮你向老板请假。”赛美蓉的承诺。最后,这对夫妇讨价还价了一会儿。美蓉答应廖涛增加他的零用钱,他同意了。

晶晶摇摇头,她弟弟,要不是一个铁饭碗...说来话长。

在省会第一人民医院,廖晶晶利用同学李雷家人的关系,让父亲住进病房,并找到了最好的主治医生。

他一走进病房,就遇到了她初恋的黄阿德,黄阿德手术后一直在照顾他的岳父。

巧合的是,两个老人住在同一个病房。

黄广告出人意料地主动向她问好。她淡淡地回答。她记得黄广告在和她关系不好后看到她时假装没看见她。

黄还发现廖晶晶不再像以前那样感到自卑和胆怯。现在她变得非常自信和美丽。她穿着精致高档的休闲服,自信优雅地穿梭于医院病房的走廊之间。黄被惊呆了。

廖晶晶知道黄的事,并听到李雷谈论这件事。

黄广告已经和他的前妻李江离婚三年了。李江的父母一直想让他们再婚,但黄阿德从未同意。这次符江的糖尿病和南威炎症爆发了。李江抓不到它,也逃不出城外。他打电话让他帮她妈妈送她爸爸去医院。

廖晶晶的弟弟廖波等着父亲做完手术,没有回头就跑到网吧。廖晶晶打了几个电话,每次他都说比赛结束后会回来。如果他打了太多电话,他就是不接...他似乎不知道什么时候玩这个游戏?

廖福拿着针时醒了。当他醒来时,他上气不接下气,称他的大儿子和小儿子为动物。廖晶晶脾气很好,劝她父亲少说话。情绪激动对他的健康没有好处。

看到医院的喂食时间到了,廖涛还没有回来。如果他迟到了,他就不能得到廖福想要的粥。医院外面有人卖粥,但味道不如医院里做的好。

黄广告看到廖晶晶的焦虑,对她说,“晶晶,你先去吃饭吧。廖伯伯流质后,我会叫护士来换衣服。”

廖晶晶也没有表现出任何做作。他向他点点头,说:“谢谢。”

然后她想起了什么,转身问道,“你和江叔叔想吃什么?我会带回来的。”

黄说,“不,稍后会从家里寄出。”

廖晶晶不再勉强。除了早餐,李江的妈妈每天在家准备午餐和晚餐,并把它们送到医院。

后来,每天晚饭时,黄广告看着廖父,她去给她做饭。早餐时,黄去打饭,把廖晶晶和她的女儿带回来。有时候晶晶会带黄广告和她的岳父回来吃早餐。

虽然廖福又瘦又瘦,但他的骨架很大又僵硬。每次他起床和起床去洗手间,也是非常困难的。黄广告看到晶晶抱着她的父亲,他们俩都很努力。他还伸手帮助他进出。

偶尔,当他们有空的时候,他们会坐下来聊天。

李雷来看望廖福。他们三个在医院走廊外面聊天。

廖晶晶突然感到恶心作呕。李雷问她是否怀孕了。晶晶点点头,说是两个月前。

黄广告高兴地看着晶晶,有点沮丧。

一天,晶晶早早地从餐馆回来了。她一进病房,就看见一个穿着时尚精致的年轻女子站在符江的病床前。她知道是黄广告的前妻李江回来了。

在黄的介绍下,两人礼貌地握手。在她的演讲中,李江处处表现出撒娇和对黄广告的依赖,看起来很开心。李江有意无意地向晶晶透露,黄是一个爱她、非常听她的男人。

然而,黄对李江仍然很冷淡。

晚上,李江让黄广告挤进一张陪同床。黄广告坚决拒绝了。然而,她不得不另租一张陪护床,不让黄回家休息,说她害怕医院里有鬼。

廖晶晶微微一笑,没有和他们聊太多。

张继忙了一会儿后,他向超市经理解释,然后赶到省城医院。他看到黄时也停了下来,当然他知道黄和廖晶晶以前是恋人。

然后他想在黄面前展示他对廖晶晶的占有欲。当他把晶晶抱出来时,晶晶对他说,她父亲的医疗费已经用去了他们打算买婚房的钱。他无法崩溃,不高兴地问道:“你为什么厚颜无耻地拒绝所有的医疗费用,而不是你父亲一个人?医疗费用以前几乎是你的。我没问题。这次我们要结婚了,我们必须到处花钱。房子的首付款已经付了。这次新房子买不到了,这场婚姻也不会结束?……”

他尽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他语气坚定,不停地和廖晶晶聊天,批评她不尊重他,不信任他。为什么不和他讨论呢?他不是不讲道理的。为什么晶晶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弟弟把赡养父母的责任推给她作为一个女人?

晶晶知道张继的性格,除非够了,否则不会发火,但这是医院里的公共场所。她担心她周围的人听到了这些话,她更担心躺在病床上的父亲听到了这些话,影响了她的病情。也担心黄广告和李江听到她和一个小家庭找到男朋友的笑话,她不能放下她的虚荣心。

起初,她认为她没有事先告诉张继就使用了婚房,她心里欠了他一些东西。这时,她非常沮丧,担心她父亲的病情,害怕他父亲听到张继的抱怨,担心黄广告和李江在心里鄙视她。

她的心着火了,她说,“婚姻当然会结束。如果我转让我在商店的股份,我就有钱买房子了。”

张继着急地说:“我怎么能这样做呢?我不想外人干涉我们的生活。会有不断的麻烦……”

“如果你不把它转移给别人,那就把它转移给你。”

“晶晶,你误会我的意思了。再说,我现在哪里有这么多闲钱?我只想,你的兄妹他们怎么样……”

晶晶迫不及待地想听到他再次颤抖,转身要走。他阻止晶晶相信他。

晶晶只是转过身来,停下来补充了几句:“我的父母生了我,养育了我,我愿意尽我的孝心,就像你对你母亲尽你的孝心时我不应该说的那样?”我弟弟和弟弟孝顺不关我的事,也不关你的事。每个人都应该凭良心做事。"

张继叹了口气,说道:“你真的这样看着我。根据你的良心,我有没有主动给你你父亲一年多的药费,但你没有接受……”

“别凭良心说,你给了,在我父母面前你一共给了六万块。”张继,如果你想像这样提起碗的底部,那么我会提醒你,自从我们相爱以来,我付给你妈妈的钱比你多。"

“晶晶,当我坠入爱河的时候,我想去你家见见我的父母,但是你没有公开……”张继感到极度委屈。

张继是独生子。起初,廖晶晶和张继相爱了。他们总是不时把张继母亲的金银珠宝和高档服装作为朋友送给他,这让他的母亲时尚高贵。他让他妈妈非常开心。

张继不想和廖福或晶晶呆在一起。他打电话给廖涛,廖涛只是没有告诉他他在哪个网吧。绝望之下,他不得不和廖晶晶呆在一起保护她的父亲。

睡觉前,廖福应该用毛巾擦干净换衣服。我已经好几天没找到护士来照顾病人了。廖晶晶的一个女孩的家庭很不方便照顾她的父亲。黄广告主动擦洗和更换廖福的衣服什么的。

廖晶晶心想既然张继在这里,就让他侍候父亲擦洗和换衣服。然而,张继笨手笨脚,脱衣服时碰到了廖福的伤口。廖福不禁皱着眉头。

廖晶晶皱眉,默默地推开张继。他上前给他父亲脱衣服。张继试图上前帮忙。廖晶晶说,你从公共汽车上累了就笨手笨脚的。你最好先休息一下。

廖晶晶小心翼翼地不伤害他的父亲。瘦骨嶙峋的廖晶晶父亲的胳膊和腿僵硬,很难坐下来躺着,廖晶晶汗流浃背。

黄忍不住上前帮忙说:“休息一下,让我给廖叔叔擦洗一下。”

廖晶晶在那里帮忙,黄广告很快就帮廖九擦洗和换衣服。

张继在一旁很不舒服,酸溜溜地说,“黄广告,我没想到你是护士!听村民说你这些年赚了很多钱,是不是酒吧侯富人赚了钱?哦,工资定下来后,我会让晶晶多给你一些钱。他们都是村民。照顾好你的健康是对的。”

黄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没有理会他。

江李娇生气地说,“你这是什么意思?善待他人。”另外,护士怎么了?你鄙视护士吗?"

张继自嘲地说,“有一个误会。我认为他是如此熟练,以至于他认为他做了这项工作……”

“快去休息。”廖晶晶皱着眉头打断了我。

廖晶晶请张继住在酒店。他说他不想一个人去。他租了一张陪护床,然后还了回来。

晚上,张继和靓靓挤在租来的陪护床上,感觉委屈...被封锁了。越想越不划算!越想越生气!!!他又开始说:这张破床,他是个大男人睡着了不舒服,再说晶晶是个孕妇,长期住院对胎儿很不好...与此同时,有人提到黄广告不是不怀好意吗?

晶晶捂住不了嘴。由于担心父亲会听到他的悲伤,黄广告和李江听说他们会在心理上鄙视她,他们忍不住伸出手拧了几下他的手。张继痛苦地喘息着,不敢回答。

第二天廖涛终于回来了。原来他的零花钱已经花在网吧了。

他缠着二姐廖晶晶要吃饭的钱。廖晶晶让他用医院的饭卡去食堂,但他拒绝了,说医院里的食物太糟糕了。

让他怎么撒娇耍赖,廖晶晶没给他一分钱,急急也伸出手,拧了他几下耳朵,拧他哭了。

张继看到廖涛看起来像个废人,拿出一副姐夫教他姐夫的架势。他们俩心里都有一团火。他们忍不住互相责备。

晶晶大声斥责,很高兴她不在病房里,否则她父亲听到的不会让她伤心。

张继称廖波不负责任,不是一个人。他啃着他的妻子和姐妹。他一生都在喝亲戚的血。

廖涛对他说:“你有能力和能力和自己的女人讨价还价,你害怕在儿媳妇面前遭受任何损失。如果你有能力,你就像以前一样贪婪,你不想喝女人的血。我怎么能阻止我的二姐拿钱来照顾我的家人呢?我二姐也拿了自己的钱,没有拿你的。你看看人家黄广告,离婚后他前岳父的态度,然后再看看你……”

张继气得肝肠寸断,说道:“你父亲也有其他孩子。你的二姐这些天已经足够照顾他了。你自己照顾你父亲。晶晶和我要回去为婚礼做准备。”说完,他带着廖晶晶向医院外面走去。

廖涛跟着上去,不再被廖晶晶狠狠瞪了回去。

廖晶晶走向花坛,握了握他的手说:“如果你想离开,我爸爸就住在院子里。”

张继又生气地拉着她说,“你已经是我的男人了。你必须为孩子和我着想。”

晶晶冷冷地说,“你考虑过孩子们吗?孕妇应该感觉好些。你呢?我一直在对我唠叨和生气。那是为了孩子们吗?我的朋友过去常说你吝啬。我认为这是改变人和照顾家庭的天性。我花了我自己的钱来治疗我的父亲。你的肉疼吗?我没花你的钱?你不觉得不同吗,把你的心和你的心比较一下?……”

晶晶越说越难过,眼泪也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

张继有点慌乱,连忙安慰说,“晶晶,别哭,别哭,你爸爸病了,我还为他老人家治病……”

“是的,你付钱,你给的钱只能救济,你也希望我和你一样对我爸只是救济。否则,怎么能催促我一次付清所有的房价呢?”

“难道你不知道一次付清会节省很多钱吗?你这一次,总是找我的茬,你怎么了,你的心理还是这么想着黄广告的...这小子很虚伪,他想脚踏两条船……”

“滚出去!”晶晶哽咽着对张继吼了一声,转身走进院子,抬头看见黄一德和李江站在花架后面,廖晶晶一度觉得丢了脸。

张继觉得廖晶晶不讲道理,就离开了。廖涛没有离开,他手里没有钱,留下来照顾父亲。

连续很长一段时间,廖晶晶不敢面对黄和李江的眼睛,尽管他们俩都没有做任何尴尬的事。江的父亲出院后,黄阿德再也没有出现在医院。晶晶很幸运,她的弟弟廖涛为她父亲服务。

廖福正要离开医院时,廖波悄悄从家乡坐公交车,先回家了,节省了几百元。

当她父亲从医院回家时,晶晶想让她父亲安顿下来,在城里经营自己的超市。

在家里的最后几天里,晶晶总是觉得家人的愤怒很奇怪,她的弟弟整天叹气。我嫂子幸灾乐祸,我哥哥感到愤愤不平。我没见过我嫂子。母亲问,母亲很尴尬。

后来从三婶那里得知,张继几天前回到了家乡,不知何故和廖涛的儿媳妇美蓉勾搭上了。他们去县城开店,被她的哥哥廖涛抓走了。张继被她的大哥廖波和三叔殴打受伤。她的哥哥廖波狠狠地揍了他一顿,并在打他的时候责骂了他。他一直怨恨张继是个守财奴,不给妹妹一分钱,但他不能给嫁妆。现在还在廖家勾引他媳妇,当廖家好欺负。

虽然廖波很痛苦,但他不想离婚。廖波拿出他大哥的风度,强迫他弟弟离开。他说这个男人没有妻子。

然而,他的弟弟是一个依赖女人的商品。结婚前,他是母亲的宝贝。婚后,他是妻子的宝贝。什么取决于女性的决定。

晶晶又问娘,在娘说出真相之前,她从三婶那里听到了什么。

她的哥哥看到二姐已经知道了,他心中的委屈再也无法抑制了。一把鼻涕和眼泪呜咽着,请求二姐原谅他的妻子赛美蓉。赛美蓉回家了,因为她害怕她的二姐不原谅她。他让二姐和妈妈一起去婆婆家接他的妻子,所以大哥廖波不能再强迫他离婚了。

廖波在她身边跺脚,说她的大嫂会在廖涛离婚后帮她找到另一个好女孩。

廖妈妈啐了廖波一口,叫他闭嘴。虽然她不喜欢她的小媳妇,但看到她的小儿子如此伤心,她不禁感到难过。期待着女儿,她似乎在为她的小儿媳赛美蓉下决心,并说,“只要赛美蓉从现在起发生变化,我们廖家人就不允许再提起这件事。”今天,我们三个去接赛美蓉回家。"

晶晶把脸转向廖涛,说:“你自己的女人把你变成了绿色。你不在乎。我在乎什么?我不会去接她。我不想鼓励这样的女人。”

晶晶打算去张继的家。娘跟着她,以防她输。

听到晶晶和她妈妈来了,张继在房间里缩不出来,脸色青肿,肿得像个猪头,恨恨地看着她,说,是她嫂子美蓉先勾引他的,他最近心情不好,忍不住诱惑和她上床。

晶晶抑制住自己的愤怒和恶心,稳定了自己激动的情绪,说道:“你在担心什么?虽然我把钱用在了婚房上,但我没有把超市的股份给你吗?我今天带了所有的协议。请在签字前看一看。”

廖晶晶从书包里拿出两张纸质邮票,递给张继。

张继慢慢地看了看协议,突然意识到,“晶晶,你想和我分手吗?”

廖晶晶没有说话

他补充道:“你不想分手!你怀了我们的孩子。我们俩很快就要结婚了。我只是觉得孩子出生后,你和孩子就没有好房子住了。我感到悲伤…仅此而已…

这是另一个故事。晶晶忍不住说:“不要伪造,签名吧。我没有让你在协议上遭受任何损失。”

张继说他不会签字。

当然,你是否签字并不重要。结婚后,廖晶晶仍然属于他的张氏家族。

当晶晶和妈妈走进房间时,张继的妈妈从来没有好好地看她一眼。当廖晶晶看到张继被打得如此惨时,他没有表现出任何爱和关心。

张继的妈妈愤怒地冷笑道:“晶晶的妈妈,你的大儿子,下手太狠了,她拉着张继,骂我们张家小气。她骗了他妹妹让我们张家做她的儿媳妇,却没有付任何嫁妆。晶晶的妈妈,你说,晶晶嫁给了张继,没有卖给张继。为什么你在索要彩礼时没有明确说明价格?张氏家族不是一个付不起钱的家庭。

再说,我家没有请你廖家陪他。当然,我们也知道你的家人不能拿出来。否则,晶晶怎么能给她父亲买婚房的钱呢?"

廖晶晶的妈妈是谁?张继的母亲不是失败者。

张继的母亲没有提到这件事,也没有提到它。对她的儿媳妇来说,欺骗别人,尤其是她未来的孩子,不是一件光荣的事。

“说到婚房的钱,晶晶自己的收入也有一半,这是晶晶自己的嫁妆。我们的女儿是在辛苦工作后被这对夫妇抚养大的,她的成长如此之好,以至于她把它送给了别人的家人。彩礼怎么了?嫁妆值多少钱?在过去的20年里,我们能承受父母的艰苦养育吗?此外,人们的父母希望彩礼保护女儿的未来,彩礼是陪女儿去丈夫家。”你觉得呢,张继的妈妈?"

张继的母亲愿意输。“嗬...一个好女孩,一个受过良好家庭教育的女孩,可以在婚前和一个男人上床。”我女儿很随意,当她是父母时,她仍然有脸向丈夫的家人索要彩礼。"

这一次晶晶的母亲不再是正当的,因为她的女儿和张继已经在县城合伙开了四五年店。她突然回来说她想结婚。不,是张静静贾的儿媳妇,她只和张继乱搞。当她想到这一点时,她立刻又变得通情达理了:“张继,我家里的晶晶,应该最清楚。从年轻时起,她从未为任何人或她的亲戚朋友做过任何对不起他们的事。”

这两个老人在院子里吵架了。看到火药的味道越来越难闻,房间里的廖晶晶和张继听到了。他们来到院子里劝说他们的母亲。

张继的母亲为她的儿子感到难过。张继的脸青肿得像一头大猪头。她责备道:“看看你被打成鬼了。扔掉它是可耻的吗,疼不疼?谢谢你笑了。俗话说,家里有个好妻子,男人不会惹麻烦……”

晶晶的妈妈回到父母身边说:“你自己的儿子,你从小就没有好好教育过他。如果你的成熟性格已经成型,我女儿能在中途接手时好好教他吗?俗话说,如果你年纪轻轻不教书,长大后就不能教书了。”

廖晶晶敢于把她妈妈拉回家。

回家后,她想了一个晚上,如果张继继续这样下去,他们两个将来都会不开心和不舒服,并且分歧和保护点会越积越多。

第二天早上,她去了城里的一家私立医院,悄悄地生下了孩子。

回到城市休息几天后,张继从农村回来,正式提出分手。

张继问她肚子里的婴儿。

晶晶说她从医院拿的。

张继哽咽着,“你为什么这么残忍?这孩子是无辜的。”

晶晶冷酷地说,“因为这个孩子是无辜的,我不希望他从出生起就生活在单亲家庭,面对一个支离破碎的家庭。我不想让他有一个可怜的父亲。”

李雷在这里。她非常同情晶晶已经培养了四五年的感情。

晶晶说,不是我反复无常和苛刻,而是他显示了自己的缺点。如果我活下去,恐怕我将来会后悔的。没有女人愿意把最好的时间浪费在不够充分的男人身上。

她还说,她的家人和张继的家人都承受不起任何损失。他们几乎没有在一起,将来也不会有和平。

婚礼临近时,突然结束了。

张继的母亲在电话中听到了儿子的抱怨。廖晶晶看到黄后改变了主意,打掉了肚子里的孩子。

不想被煮熟的鸭子已经会飞了。张继的母亲很生气,但是当她看到儿子孤独、悲伤和绝望时,她感到很难过。她叫张继揍廖晶晶,给他一顿臭骂。

但是廖晶晶早就走了。

分手后,廖晶晶卖掉了自己的股份,却一事无成...张继推测他可能去了黄家。

村里流传很广的是,廖家的二女儿从张家的婚姻中退休,去医院流产肚子里的婴儿,假装是黄花姑娘,在邻近的彩礼村欺骗黄家。黄家的儿子是第二个结婚的男人,他当然要给很多彩礼。黄的妈妈在路上逃离了廖家。

听到这样疯狂的话,廖家打电话给到处旅行的廖晶晶。她父亲非常生气,再也吃不下东西了。晶晶结婚前就怀孕了,没有和任何人结婚。廖家不能失去这个人。

廖晶晶回到家时,就连他自私的大哥也没有提到彩礼什么的,他还建议她与张继讲和并结婚。男人就是这样的。婚后,好的建议会更好。如果晶晶不嫁给张继,他会让他的母亲和妻子撕掉张继的嘴,告诉她不要散布谣言。

晶晶认为她不是处女。她能改变谁?她笑着对哥哥说,“如果我听了你的话,嫁给张氏家族,谁将为我未来的不幸负责?别担心我自己的事情。”还有,不要让你妈妈和嫂子拆散张阿姨,否则不要怪我对你不好。"

她妈妈悄悄地问她,“女儿,你看到黄蔡邑改变主意了吗?这些天你去过黄蔡邑吗?”

晶晶看起来很惊讶,说,“这是哪里,这是哪里?爸爸出院到现在,这段时间我一直很忙,忙完后出去放松一下。你记得联系黄并说声谢谢吗?娘,你若不提他,我都快忘了,早就该谢他了。这都是什么?我们怎样才能到达黄广告?”

娘还说,父亲这些天偷偷流泪,认为他的病拖累了女儿,也是女儿一生的大事。那天晚上在医院里,他听到了张继说的一切。

晶晶坐在她父亲旁边聊天,谁能保证她和她的父母及亲戚在没有别人帮助的情况下在她的生活中永远是安全和健康的呢?你可以忽略别人的感受。

即使是夫妻,如果你尊敬我的父母,我也会感激并尊敬你的父母。人们都是相互的。你尊重我一只脚,我尊重你一只脚。

如果一个女儿只关心她的姻亲而忽视她的父母,为什么这个家庭还有一个女儿?

她补充说,她走了一半才发现自己走错了路。她不能继续吗?如果你害怕被嘲笑,你就必须继续下去。如果你被嘲笑,即使你将来没有好的生活,会怎么样?

廖福指出,他很高兴有一个好女儿。她一生幸福就足够了。(作品名称:彩礼与嫁妆),田Xi著。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

上一篇:《上海市中小企业发展专项资金管理办法》正式印发
下一篇:3年来首次!皇马让西甲联赛对手全场无射正
编辑:

相关阅读

排行

最新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2008-2020 by 云门新闻 all rights reserved